New York subway Map
週日的紐約subway也夠精彩。話說第一天早上我上學遇到的奇事,下課後回家,晚上七時多,由當地剛認識的同學帶我們一群外地人到subway站;原來真的是從學校出門,轉一個彎,五分鐘也不用便到的。在下subway之前,還特地再打一個電話給Linda,好讓她知道預好時間到家裡附近的subway站接我。我們一行人下去後,大家便湧去看站裡的告示板,找找自已的車號,原來我要乘的E車路線在當晚有維修,所以是沒.有.車!我當刻是傻眼了,心想那怎麼辦呢?那是唯一可以從學校直接到家的路線啊!

幸好好心同學幫忙看,叫我先坐回頭車到前兩個站,然後先乘某一號的車,到達某一個站後,再另一車號的車,然後再從一個較大的轉車站裡,再轉搭某幾號的車。原來可以直達的subway,變成我要從中轉兩次!當下我真的有點緊張,但心裡很明白這是唯一能回家的路。我不可能從曼克頓的心藏地帶搭計程車到皇后區啊,那肯定會貴到破產的。我們一群人到了月台,幸好有幾個同學在首輪和我是同一方向,大家聊了一會,到站轉車,他們和我說Good luck後,我便要獨自回家。

New York Subway
(原圖網址在此,)車廂蠻殘舊的。

先不說我是怎樣回到家,跳一下先講第二天早上的上學之旅。

經過星期六的第一次經驗,星期天再踏上旅途便會小心得多,我比前一天再早十五分鐘出門(八點十五分!我是十點才上課),搭公車到Subway站。果然星期天都不會有人早起,車廂裡也只是稀落的幾個乘客。我終於可以打開Subway地圖追蹤車站!

一路都很順利,我感覺良好的去轉車,眼看時間只是九點十五分,還有大概幾個站便到上課的地方,我可以很安心地把地圖收起。而此時,subway在行車中停下來,給大家帶來一個驚喜。當我和車裡謹有的幾個乘客交流一個發生什麼事的眼神後,我聽到車長又用超高速的Rap說出,列車有一些安全狀況(security situation)要處理,然後就很慢、很大聲和很清楚的說了兩個字:「Be Patience.」對呀,be patience的深層意義,就是代表不知道何年何月何日何時才可以逃出列車!

那幾個乘客聽後就開始低頭睡覺,大家都好像對種狀況很習慣一樣;但我心裡簡直急得要死,眼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卡在車裡不上不下,車長又很貼心地不時提醒我們要be patience;我開始擔心上學會遲到。工作坊只有數位女同學,東方面孔就只有兩位,大家都認得我,若真的遲到我肯定會羞愧得要死。而終於在二十多分鐘後,即九時三十五分左右,車子又開始發動。

到達下一個站,已是九時四十分,還有二十分鐘便要上課;我毫不猶疑逃出車廂,我不能再承受Be patience的廣播,馬上衝上路面,如同前一天:揮揮手叫小黃。

還好是星期天,小黃如餓獅見到獵物般向我衝過來。我跳上車,如同前一天說出地址,又從包包抽出寫著上課地點的文件,然後那位也帶著一點口音的印度司機,我都還未沒說地址,就一邊加油向前衝,一邊不停對我說:「What? What? I don't understand! Where?.....」我一邊說他一邊What,擺明就是欺負我不是本地人,又是一個東方女生。前一天我說和那拉丁裔司機說出地址後,他馬上點頭說知道,那時是我不放心,再指給他看上課地址。但這個超靠的司機,若他真的是聽不明白,他不會停下車來向我問清楚,而是一邊加油向前衝一邊不停說What?那時馬路上跟本不繁忙,兩邊都有幾輛停車!

我沒時間給他耗,我馬上用超大聲和高八度的語氣,說:「OK!! I SHOW YOU THE ADDRESS!」用手指指著地址給他看,他終於肯把車停在路邊,拿起地址看。我又用很兇的語氣對他說:「You understand now? You get the address now? ha?」他還我地址,沒有做聲,馬上把車子掉頭!我一邊看路牌,算著街道,一邊擺個臭臉。若不變身惡女,我不曉得他會繼續向前衝到那裡!

紐約的街道是號碼順序,只要跟著走就是,很簡單;從我上車到上課的地方,只不過是一條直路和轉一個彎,路程很短。他很快就到那條大街(Avenue),轉彎再順著號碼一直衝,眼看快要到上課地方時,他又問我:「What's the number? What's the number?」語氣溫和很多,我說了號碼,叫他一直走,還未到;待差不多時,我叫他便停到路邊。車資比前一天貴了足足兩塊美金!六塊一,我給他七塊,他沒有找贖給我!

下車時我看看錶,幸好這只是不到十分鐘的路程,到達課室時,只是九點五十分左右,老師正在和同學打屁,說一些行內的是非八卦了。我舒了一口氣,慶幸沒有遲到。還沒到十時,老師突然說同學看來差不多到齊了,我們就早點開始吧!(居然老外會這樣,真是萬中無一,超級有心的好老師。。。)

快樂的時光總過得快,加上老師可以不停教課(連午飯都差點忘記),我們是超時才下課。我老遠跑來上兩天課,能遇上這位老師實在太有褔氣,學到的東西在工作上可一生受用!

下課後,大家同學又一次乘Subway回家,有了前一天的經驗,我知道要轉車再轉車,在同學的Good bye 和Good luck中,我又再次獨自轉車回家。這次已不太緊張,只是我仍要靠著月台上的柱子才感安全。只不過,等車可以等到頭髮夠時間由黑變白。。。這兩個週末晚上,列車班次超疏落,月台上都站滿等車的人。每次來的車號都不一樣,有些人上車,但更多的人還車在等。因為我要轉三次,所以每次列車一到,心情就如等樂透開彩般,希望這班次能中獎。

第二天課堂完結後,我的精神開始支持不了,時差的睡意開始侵襲,我一邊抗敵,一邊求神打救列車快到。可能在紐約的神明有點不同,遠水救不了近火,我每班列車都要等半.小.時!所以加起來我光是搭Subway就花了一個半小時(平常天只是半小時就能到)!到家裡附近都超過八點半。我又不敢打盹,又不敢看書,怕會錯過轉車站,只好一直用手指數著車站(多有意義)。

一到地面我馬上打電話,Linda都在等我回家吃飯,我心裡非常歉疚,要人家這樣久等,實在很不好意思;但我控制不了列車的時間,等車時心裡不斷想,這真的是紐約嗎?為何鐵路系統在週末會這麼不方便呢?若香港或台灣的捷運是這樣排班次的話,我們「偉大的民意代表」肯定會吵得翻天了。但紐約人都好像很習慣這樣等車啊。

Linda的先生從家裡開車到車站接我,我又累又餓又睏,一跳上車就像解脫一樣,整個在軟死在座位上;出門靠朋友真是沒錯,而人在異鄉,最感動的是回住處後,看到桌上有熱飯熱菜等著你吃。謝謝Linda,你要知道,我吃那一口溫熱白飯時的感動,是一生都忘不了的。

New York Dinner 

創作者介紹

古沛珺。停停走走

沛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